對於《何以》這樣一個天生優質的投資品,又有什麼可問的呢?一切都經過反覆論證,一切都無懈可擊,也因此一切順理成章得沒什麼可期待。(圖:電影版《何以笙簫默》由楊冪和黃曉明主演,兩人的粉絲必定會貢獻不少票房)


四月初,我路過家附近的影院,發現宣傳欄已早早貼出要到月末才上映的電影《何以笙簫默》(以下簡稱《何以》)的海報。光從海報上,我就能夠感受到該片志在必得的吸金氣勢:一般國產電影海報多被男女主角的大臉佔據,《何以》則是橫排,主演黃曉明和楊冪全身出現在海報中間位置,旁邊圍繞着 10 位配角和客串演員,皆是當下的人氣藝人,包括黃曉明的女友 Angelababy、正陷入解約風波的人氣韓國男子團體 EXO 的中國團員黃子韜、在無數大片中都要硬軋上一角的百搭綠葉佟大為、人氣正旺的“維祕天使”超模何穗、因在咖啡館裏暴打金牌編劇於正而一夜成名的沈泰,還有曾志偉、陳沖、華少、謝亦霖等等。其實,光是黃曉明和楊冪兩位主演,已足夠能保證《何以》的票房。而如此多各領域中已成名或剛成名的藝人不計角色大小爭相參與《何以》——哪怕只是露個臉,所為一定不是片酬,而是該片能帶來的附加回報,比如更多的能引起話題的機會。從某種意義上看,《何以》早已不是一部電影,而是一個高回報率的投資產品,就如同當下高歌猛進的創業板股票,即使完全不懂 K 線圖的新股民,只要買入就一定能分上一杯羹。

除了兩位主演之外,片中也有不少人氣藝人擔任配角,比如 Exo 成員黃子韜

《何以》就是一個天生優質的投資品,其小説自 2005 年出版後,經歷 108 次售罄,52 次加印,數次問鼎“最希望被改編成影視劇”榜單。作者顧漫是“青春疼痛小説”的名家,最早是少女小説期刊《仙度瑞拉》的編輯,而後在晉江文學網連載小説,以《何以》一舉成名。我不清楚何謂“青春疼痛小説”,卻不由聯想到電影批評學者戴錦華關於巖井俊二執導的《情書》一片的論述: “‘青春片’ 的基本特徵,在於表達了青春的痛苦和其中諸多的尷尬和匱乏、挫敗和傷痛。可以説是對‘無限美好的青春’的神話的顛覆。‘青春片’的主旨,是‘青春殘酷物語’……”戴錦華所説的“殘酷”通俗化的稱法或許就是“疼痛”,而對於觀眾來説,青春片就如同一個“鏡像”,反射出他們曾經的殘酷青春,藉以重温與懷舊,這也是已不再“青春”的觀眾鍾愛看青春片的原因之一,故此作為類型片的青春片可以通殺不同年齡層的受眾。
《何以》的疼痛或殘酷,或許就在於主人公趙默笙和何以琛在大學時候一見鍾情,卻因各種誤會在校園時有情人不能成眷屬,而七年後兩人再次重逢,原本以為破鏡有機會重圓,卻因各種人事糾葛致使兩人情路一波三折。懸而未決的情感走向,是牽動讀者、觀眾不斷深入的動力,而校園、初戀、都市等各種元素則為讀者、觀眾提供了投射的契機,這也決定了《何以》的小説以及各種媒介改編均受到讀者和觀眾歡迎。1 月 10 日,鍾漢良和唐嫣主演的電視劇版《何以》在江蘇衞視和東方衞視首播,各大主流視頻網站同步更新,創造了單日網絡播放量超過 3.5 億次的紀錄。

兩位主人公學生時代的扮相

中國影視作品偏愛從文學作品中尋找可改編的文本,當年《紅高粱》、《黃土地》等優秀小説在一定程度上催發了中國電影的發展,如今這一傳統還在繼續。文本質量本身並不是改編成敗的決定因素,大師如戈達爾(Jean-Luc Godard)對於三流通俗偵探小説的偏愛遠勝過名著,他認為三流小説因為不為人所知反而給予他更大的改編自由。時至今日則相反,電影改編小説很可能是看中了小説本身的受眾羣體,《小時代》影視化的成功就是榜樣,因此顧漫的《何以》、饒雪漫的《左耳》等暢銷作品的影視化就顯得理所當然。這波暢銷讀物、網絡小説的影視改編大潮,還包括之前熱播的電視劇《甄傳》及《步步驚心》、今年下半年將上映的兩部《鬼吹燈》和即將開拍的《三體》。這直接導致電影成為二次消費,此前熱門的綜藝節目電影化也屬於此。
除了原著的忠實讀者之外,《何以》的消費者還包括片中明星的粉絲。主演楊冪曾讓 400 萬成本的《孤島驚魂》獲得了 9000 萬的票房,而從 2012 年至 2014 年的三年間,她主演的影片累計票房達 30.76 億,成為最具票房號召力的中國女明星。而黃曉明和 Angelababy 則是坊間流傳的“漫咖啡四大神獸”之二(另兩位是范冰冰和黃渤)——業界傳説一般影視公司拉投資都喜歡選在咖啡館,而一提陣容必有這四位演員。

影片已於 4 月 30 日上映,意在“五一”黃金週的票房檔期

演員承擔起號召票房的職責,導演就得趕緊將電影拍完並運營起來,《何以》的兩位導演顯然擅長幹這樣的活。其一是楊文軍,曾拍攝過《非常道》、《離婚律師》等熱播電視劇,在技術上提供保障;另一位是黃斌,著名的電影營銷專家,曾做過《左右》、《我的唐朝兄弟》等影片的製片人以及《無極》、《梅蘭芳》、《南京!南京!》的營銷總監,他另一個身份是黃曉明的經紀人,對於《何以》而言,其職責更偏向於監製和營銷。

位於上海北蘇州路的河濱大樓是影片的取景地之一

在年初樂視影業公佈的年度出品、發行的電影計劃中,《何以》是上半年的重頭戲。為此,樂視還啓動了“全屏聯動生態保駕”策略,即樂視涉及的所有平台,從大屏互聯網到小屏手機都輪番推廣《何以》:點開樂視網觀看任何一個視頻,在插播廣告中都能見到《何以》的內容;待電影上映前後,樂視網還將推出《何以》明星輪播頻道,屆時整個樂視的生態系統都會開始運作,樂視覆蓋的每家客廳、每個手機的客户端同時推廣這部電影。有如此強大的營銷渠道做後盾,《何以》的票房又有什麼可擔憂的呢?不過,我還是在年前就受到了片方的主演採訪邀約,並且聽説黃曉明為了宣傳此片將一口氣跑 28 個城市。
然而,説到採訪,對於《何以》這樣一個天生優質的投資品,又有什麼可問的呢?一切都經過反覆論證,一切都無懈可擊,也因此一切順理成章得沒什麼可期待。“唐嫣版的《何以》在前,她又是你的好友,你在演電影版時會有壓力嗎?”“Angelababy 在場,你在和黃曉明演對手戲時會尷尬嗎?”對於這些問題,我作為提問者都覺得乏味。不過,對於《何以》,我還是心存疑慮:如果不是小説的讀者、電視劇的劇迷、明星的粉絲,普通觀眾去影院究竟希望看到些什麼?作為一個優質的投資品,《何以》對投資商、導演、演員以及電影產業鏈上的各個環節都有極大的吸引力,而它對觀眾的吸引力究竟何在?就在不久之前,我在微信朋友圈中見到一個朋友在搶《何以》的電影票,她是一個標準的“哈日族”。或許,當你身邊的人都在談論同一件事,即使你不是真的關心它,至少也需要了解一下吧。